读书笔记

举头望神仙,低眉思人间

Jaydon · 9月28日 · 2019年 · · 61次已读

西游记里有一个不怎么受关注的小情节。

那是在一个叫五庄观的地方,受不了清风明月两个小道的嘴碎骂街,天生骄傲的孙猴子,竖起了他的大棒,推倒了人 参果树。

闯了这样的大祸后,原著是这么写的,孙悟空接连找了福禄寿三仙、东华帝君和瀛洲九老,都没能找到医树仙方,最后去找救苦救难的观音,救了人参果树。

就像是“有困难找警察”那样,一切都挺顺理成章的。

但前几天重温86版西游记,才发现电视剧在这中间加了一段戏。

要知道,电视剧前后只有25集,很多地方能刪减的,就直接刪减了,比如火焰山漫天神佛的大戏,直接就让一个哪吒替代了。

就是在这种背景下,老版西游记的编剧和导演们还是加了这一段剧情。

而我觉得,品这个剧情,细品这个剧情,才能明白老版西游记好在哪里。
我们从头看。

那天,其实是孙悟空第一次遇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麻烦。

五庄观这会儿,沙僧刚刚加了进来,师徒四人刚刚聚到一起,西天取经也才刚刚开始。

开始

那时候,孙猴子还没有被社会蹂躏成老狗,还不知道怎么虚与委蛇,更没看透这个世界的规则底线。

那会,他也还太年轻。

刚进社会没多久,就摊上这种大麻烦。打吧,打不过镇元子的“袖里乾坤”;逃吧,翻不过镇元子的五庄道观;救吧,自己也救不活人参果树。

听着镇元子那些似是而非的恐吓,“这和尙是出家人,且与我取出七星鞭来,与我人参果出气”,“把清油熬上一锅,烧得滚了,下油锅扎他一扎,与我人参树报仇”,孙悟空明显慌了。

“好大圣,按落云头,上前叉手”,孙悟空低了头弯了腰,还上前行了一个叉手礼,语气上也低到了尘埃里,左一句“好不好”,右一句“如何”,“你解了我师父,我还你一颗活树如何”

好不容易,向镇元子讨了三天的宽限时间,孙悟空赶紧求人帮忙。

但是,从通讯录的第一行找到最后一行,什么三山五岳蓬莱仙岛,什么朋友的朋友、朋友的同学,都找了个遍,他们都表示爱莫能助。

这个时候,直接去找观音是可以的,但总感觉缺失了点什么。

观音

因为在孙悟空推倒了人参果树后,我们分明看到的,是一个捅了篓子的孩子,站在墙角,搓着裤缝,不能独自善后的无助。

这会他不该直接找“警察”的。

所以,,版西游记就在这时候加了一个剧情:让孙悟空去了一个地方。

不是水帘洞,也不是东海龙宮,而是灵台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。

那个地方,孙悟空五百多年没有回去了。他和菩提祖师闹过矛盾,祖师说过,出了这个门,以后惹了事别来找他,也别和人说起他的各字。

祖师

我不知道那天孙悟空有多挣扎,他最终还是回去了。

说实话,这一段笔一丢让我来写,我就是喝多少瓶六个核桃都写不出来的。都五百年过去了,怎么见面,见面說些什么,还是說相顾无言,两眼泪汪汪吗?

都没有。

电视剧画面一转,遍布的蜘蛛网,孙悟空记忆中最好的地方,树屋倒塌,满目苍夷,那些和他一起练功的人走了,那个很厉害的菩提也不在了。

孙猴子忍住了,他又来到了后山讲堂,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菩提的地方,还是蛛网遍布,四下无人。

蛛网

这会,天生骄傲的猴子没忍住,满眼垂泪,但没有說什么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”,就喊了三声“师傅,师傅,师傅”

就是这种洗尽铅华、洞察人情的台词,一声比一声扎人,换成什么样的都不行。

因为人真正难过的时候,是說不出什么话的,只会重复着对方的名字。

然后孙猴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是真的难过了,就像是你在学校犯了错,你犹豫了很久,究竟要不要告诉父母,最后回了家,却发现他们不在了。

这时候很冷,那种世态无常的冷,冷得人颤栗。

也就在这个时候,半悬空传来菩提祖师淡淡的声音:悟空,悟空,你知道错了吗?

一下子,又把人从冰窟窿里拉了回来,那个人,他还在。

“你知道错了吗”,同样刪繁就简的台词,直接就往人心里钻。

这句话的背后是什么?仔细一想,很容易就想到,此番求人时的四处碰壁,五百多年的茫茫浮沉,一如当日相见的谆谆教诲,这些都被编剧写进了这句话里。

而孙悟空认了错后,那个會经神通广大的菩提祖师,依旧没有出现,也没有出手帮他,只是告诉了孙悟空一个受用一生一辈子的经验:

茫茫南海,必有医树仙方

到这里,这段两分钟的小剧情就结束了。

这段小剧情,初看不以为意,但现越咂摸,越觉得心意难平。

而86版西游记,它好就好在这样的细节上。

在原著里面,虎皮裙是孙悟空自己缝的,唐僧没有在油灯下为孙悟空缝着虎皮裙,没有扎破手指,他们之间只有“你若不听,我便念那话儿经”;

唐僧也没有和女儿国国王游园,没有說今生来世,只有“我怎肯丧元阳”的嫌弃

在原著里面,妖都是不得好死的,那些和唐僧吟诗作对的树精杏仙,没有善终没有被饶恕,一个个都被连根拔起。

所以,原著的西游,是个现实的世界,有等级尊卑,它有残暴掠杀,它是阶级固化的,它是不讲感情的。

掠杀

86版西游记,它拍出了原著没有的酸与涩,拍出了原著也写不出的那种温存,它就在诸如灵台方寸山这种地方,为我们敲开了一个裂痕。

万物皆有裂痕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。

86版西游记,就引导着那束光,照进了这个冷酷到让人绝望的西游世界。

现在,我们再来看那个孙悟空会到的地方,灵台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。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这一处拍的天衣无缝。

“灵台”是心,“方寸”是心,“斜月三星”也是个心字,所以說,灵台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,其实就是心里挂念的一个地方。

一个成年人最无助的时候,总会想起那个地方,总会想起心里的那个人。但是,我们可能都回不去了。

这个地方,孙悟空有,我们每个人也都有。

方寸山也好,缝虎皮裙也好,女儿国游园也好,老版西游记里这些值得细品的故事,是一群会拍戏的人,看懂了原著,也历经了世故,埋进去的彩蛋,塞进去的光。

所以,如果概括86版西游记的经典之处,恐怕就是这十个字。

举头望神仙

低眉思人间

最后,再說点一直想說的。

三十年过去了,现在我们能还原出那种神佛漫天的大场景,电视剧可以拍到七八十集的长度,但我发现,我们反而拍不出这样2分钟的戏了。

一个个,都說用了好几千万好几亿,唯独没有用那个最贵重的东西:心。

往心里扎的台词没有了,抓人的细节不见了,心底的情感也打折了,感觉就是一群没有看懂原著的,还有一帮不太会拍戏的,背着一些不懂世故的幼稚台词,拍出了一部部没有细节的故事。

这种感觉怎么說呢,总有一种莫名的悲凉——

我们的电视剧,可能再也回不去了。

(文章来源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)

0 条回应